沙漠水稻不仅防止了荒地,还提供了更多的食物渠道,这是水稻产业的一大成功。

至于水源起飞,团队抽取了地下水。经过几个月的实验,稻田获得了快乐,成为自然污染的保证。起飞组不使用农药杀虫,而是让田里的水变干,利用沙漠的高温去除害虫。

沙漠植被稀少,干旱严重,加上气候的影响,整个世界都在加速废土。为了改善这种状况,沙漠开发也迫在眉睫。全球陆地面积约1.62亿平方公里,占地球面积的30%,其中三分之一是沙漠。

袁隆平爷爷作为“杂稻”之父,一生致力于水稻的生长,在迪拜的沙漠里完成了水稻的种植,他很开心。既然在沙漠种植水稻是可行的,为什么不在全世界的沙漠种植水稻呢?这就引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水源并非所有的沙漠都可以种植。腾飞是继袁隆平之后第二个成功的人。

在诗人和作家眼里,沙漠是美丽的,最受欢迎的是三毛《撒哈拉故事》。异国风情和爱情故事足以让人爱上干燥的撒哈拉,但文学作品毕竟是文学作品。沙漠对局势是一个巨大的破坏。

科左后旗位于通辽市南部,是科尔沁草原的沙化土地。虽然土地已经荒漠化,但原来是草原的地下,保留了地下水,为水稻种植提供了很多便利,迅速吸引了3亿元的投资,树立了“米沙”品牌。

你看不见沙子,沙子从沙漠中黄色的飞向海边的天堂。而山谷里,堆满了像啄木一样的碎巨石,这个九月的夜晚在车轮塔吹着冷风,到处是岩石,在金山的西边,烟尘聚集,尽管有灰色的草,鞑靼的马是丰满的……沙漠一直是匈奴的边界,直到清朝平定了准格尔,西域才逐渐恢复。

他在2013年起飞的时候就看中了这个机会。他是个成功人士,但是佛教系有点很低调。他的团队在一年内不断支付沙漠实地考察的费用。他们在很多沙漠都有自己的实验场,但是实验场因为缺水已经枯萎了。起飞的队伍没有放弃。他们找到了最好的生长基地,——科左后旗。

暴露期间,杂草和害虫都自然死亡,而水稻的根系还在田里。又倒了水,让它们复活。2014年,克左后旗大米通过国家绿色食品认证。第一年,他的种植规模达到500亩,收入131万元,而他的水田规模仍在扩大。现在他种了5000亩沙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