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人也多次向巴雷特询问堕胎权。与特朗普之前的最高法院提名人相比,她似乎对堕胎持更保守的态度。巴雷特说,她和《平价医疗法案一样》有个人信仰,但她没有明确的意图推翻这个至关重要的堕胎决定。

巴雷特表示,她对奥巴马医改没有“敌意”,不会同意退出奥巴马医改,但会遵守规则。

像在她之前提名的最高法院法官一样,巴雷特一再停止透露她对里程碑式决定的个人意见,并拒绝透露她是否支持她的导师(前最高法院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在堕胎和同性婚姻方面的意见。经过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几个小时的询问,她强调了自己的态度,即她将支持老派在最高法院获得6: 3的多数席位。

巴雷特在长时间的询问中表现出冷静和清晰的思维。专家认为,这与民主党试图将特朗普的最高法院提名人描绘成右翼极端分子的企图相矛盾。

民主党人已经明确表示,特朗普提名巴雷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是为了达到推翻《平价医疗法案》的永久政治目的。如果巴雷特被证实,她可能会参加11月10日关于所谓的奥巴马医改的听证会。巴雷特此前曾对此提议提出过反对意见。

对于一些有争议的问题,巴雷特拒绝透露如何决定的细节,就像证明宪法总统是否有权单方面推迟选举。她表明自己不会被“用作决定美国人民选举效果的棋子”。

(编辑:紫萱)

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麦考尔表达了巴雷特对调查的明确回应,这既是明智的,也是专业的。到目前为止,她已经能够应对听证会上的挑战,体现了大多数美国人希望最高法院法官具备的气质。他说,参议院委员会的成员很难把巴雷特描绘成一个有威胁或激进的人,所以巴雷特似乎在文字和电视图像上都赢得了胜利。

里士满大学的威廉姆斯法学教授卡尔托拜厄斯告诉福克斯新闻,尽管听证会带有极端的党派色彩,但巴雷特说话很谨慎。他说,“我认为巴雷特法官对参议员提出的大多数问题的回答都是清晰、谨慎、耐心和尊重的,而参议员认为她具有稳定的司法气质。”。

巴雷特曾在证词中表示,政策法官不应受个人意见的影响。如果任命得到确认,巴雷特将接替已故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的空缺职位。

据美国媒体当地时间10月13日报道,美国最高法院候任人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Kony Barrett)出席了当地时间10月13日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的第二次提名听证会。当地时间周二,她驳斥了民主党关于她将限制医疗服务和堕胎权的说法。巴雷特在第二次听证会上表明,她没有议程,也没有向特朗普总统做出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