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中国军事维和部队在瑞安后丹

当我们完成使命,即将离开非洲的时候,我们写了一首歌:“贝雷帽告诉我如何在风雨中行走,如何穿越今天宁静梦想的每一个角落。没有人想错过它……”

时间在忙碌的事情中不知不觉流逝。在金杜为期八个月的维和任务期间,该小组接待了1300多名门诊病人,是刚果(金)其他同级维和医院的两倍,30名病人接受各种手术的成功率达到100%。中国军医的医术在维和部队和当地人民中是众所周知的。

直到今天,这首歌还经常在我耳边回响。我很高兴代表中国瑞安出国,为宁静事业做出贡献。只要我下了命令,我就准备再出去!

派往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第一批维和医疗队来自原沈阳军区202医院,共有43人,其中包括13名女性成员。这是中国军队首次向联合国维和行动派遣rya。在13名团队成员中,有2名医生、1名医疗助理、1名化学家和9名护士。最大的46岁,最小的25岁。都是医院各个科室的骨干。

(聂洪宇,韩光整理)

转载,请注明春季出处

我爸妈都是军医,早出晚归的情况屡见不鲜,这让我从小到大都比同龄人更加自立。我的叔叔阿姨经常说我是“小大人”。特别是从军校毕业,在队医院当护士后,还和父母竞争参加各种重大任务,接受了很多培训和经验。虽然维和任务充满风险,但我坚信我能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

我们遇到的最大障碍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接收病人的语言障碍。出发前,医疗队所有成员都接受了英语强化训练。然而,许多前来访问任务区的维和人员来自乌拉圭和塞内加尔。他们说西班牙语和法语,美国的一些当地雇员说斯瓦希里语。我们听不懂这些病人说什么,他们也不清楚。他们只能通过手势和动作进行交流。

2003年4月7日晚,作为中国第一批维和医疗队的护士长,我和同志们从沈阳飞往刚果民主共和国,执行为期8个月的维和任务。出征前,我在心里默默立下誓言。

一天晚上,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MONUC派去掩护分遣队的安全人员突然失踪了。当时大家都很担心,我也很担心但不害怕。“出国前我们都练过‘神枪手’,打架不成问题。如果有人来找贫穷,我们有地方用。”我说完这些,大家都笑了。那天晚上,我把情况告诉了我的上级联络官,并让每个人都处于值班警戒状态。两天后,保安回来了。事实证明,我们白人士兵也能完成警戒任务。

“一旦出国,你必须克服一切困难和障碍,成为一名真正安静的监护人,以一流的成绩在中国展示瑞安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