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两会报道组记者 何惠平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宝武武汉钢铁有限公司制造治理部科技结果(专利)治理首席师袁伟霞和全国人大代表江苏沙钢团体淮钢特钢股份有限公司轧钢厂三轧车间副主任杨庚豹针对中国钢铁工业使用炼焦煤的现状,对提出了适度扩大优质炼焦煤入口促进钢铁行业绿色生长的建议。

炼焦煤是钢铁联合企业生产焦炭的原料。焦炭是高炉生产的主要燃料和还原剂。从我国煤炭资源来看,我国煤炭资源相对丰富,但从详细类型来看,动力煤资源丰富,炼焦煤资源贫乏,低质、高硫等杂质导致炼焦过程中脱硫脱硝处罚投入高,处置处罚二次处置处罚及应用成本高,是钢铁行业绿色增长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

煤炭是我国各大钢厂炼铁生产不可缺少的原料。为了减少硫的排放,需要使用越来越多的低硫优质煤,但海洋中优质低硫煤(含硫量小于1%)的储量太少,无法满足钢厂的需要。因此,各大钢厂纷纷转向进口优质主焦煤,在提高焦炭强度的同时,可大幅降低硫排放,符合国家环保要求。

随着国家环保控制的不断升级,中国钢厂对大宗原材料的环保要求越来越高。

袁、杨庚宝指出,我国进口煤炭主要是动力煤和其他煤。据海关统计,2019年我国进口煤炭29967万吨,其中炼焦煤仅进口7466万吨,占进口煤炭总量的24.91%;动力煤和其他煤的进口量占但入口炼焦煤的品质远好于动力煤。建议企业多入口优质低硫炼焦煤。进口煤总量的75.09%

袁对和杨庚保提出了如下建议:

在过去的三年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要求海关控制进口煤炭的数量。海关主要通过两个措施限制煤炭进口:一是要求当年进口数量不能超过上年进口数量,二是延长进口放行时间。钢铁企业为了减少硫的排放,消除污染,不得不采购一定数量的优质低硫进口煤囤积起来,以解决海关延迟进口放行时间造成的使用缺口。这不仅增加了钢厂的资金占用,也提高了国际煤炭价格。

目前,一要控制电煤入口适度增加优质炼焦煤入口量。电煤年进口量远高于炼焦煤,但质量远低于进口炼焦煤,大量进口电煤将对国内煤矿生产产生一定影响。因此,建议从环保角度控制电煤进口数量,增加优质炼焦煤进口数量,覆盖海上炼焦煤资源短缺,覆盖海上煤炭生产企业。

目前,二要缩短入口煤放行时间为企业减负。海关延长进口煤炭的放行时间,不仅增加了钢厂的资金占用,也提高了国际煤炭价格。建议恢复正常发布时间,减轻企业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