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昆明10月12日电:生态搬迁,“退一步”保护泸沽湖清澈的水源

新华社记者安、

秋天的泸沽湖,零星的海苔花被波光刷白,湖岸的格桑花怒放。在泸沽湖的岸边,许多以前建造亲水建筑的地方现在已经恢复成一个郁郁葱葱的绿地。

这是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近年来生态搬迁和恢复的结果。

2018年11月,宁蒗县政府开始整治泸沽湖,对80米生态红线内的客栈进行拆迁安置补偿,涉及多个村庄。起初,一些村民很难放弃他们世代居住的老房子和他们规划的客栈。搬迁后,不仅生活条件有所改善,更多的人还吃了“旅游饭”。

屠蔡萌,一个来自三个村庄的村民,去年从湖边一所破旧的老房子里搬进了一个宽敞明亮的新家。他说,搬迁后,人畜分散,生活条件“大大改善”。

像三个村子里的许多村民一样,土萌靠划摩梭人传统的“猪船”载游客为生。“如果湖被污染了,谁会坐船来?”他说,搬迁是为了覆盖泸沽湖,过上更好的生活。

“我们已经在这里住了好几代了。芜湖被污染了,我们就对不起下一代,对不起祖先。”屠蔡萌说道。

彭明贵是罗普村的一名村民,以前在湖边有一处宅基地,每年通过出租获得可观的收入。听说要拆迁,他一百个不情愿。受到丽江泸沽湖管理局和当地政府官员的启发,他意识到“我们不能只关心这一代人而不关心下一代人”,不仅第一个签署了搬迁协议,还动员了附近的亲戚朋友一起搬迁。

现在,彭明贵把政府重新划拨的土地租出去,收入比以前增加了好几倍,心中充满了喜悦。彭明贵笑着说:“利民的收入增加了,芜湖更漂亮了。为什么不呢?”

搬迁后,一些当地村民用新房子或新土地开客栈,做餐饮,开始旅游。洛水村党支部书记慈利平措说,旅游业不仅动员了当地的贫困家庭脱贫,还吸引了许多外国人来开店。

丽江泸沽湖管理局首先让它停下来。现在沿湖160个生态搬迁整治工具中,已拆除152户,面积9.7万平方米,剩余8户年底前拆除。

为了覆盖泸沽湖,除了生态搬迁,云南省还采取了接受湖长制、封湖禁渔、制作污水收集管网等措施。

今年“十一”假期,丽江泸沽湖景区接待游客5.9万余人,与去年基本持平。游客络绎不绝,想一睹这颗“高原明珠”。